阿骏对我非常着迷

2019-08-11 15:15

他在跑业务的时候,认识了一个外地女人,回到家里就看我不顺眼,动辄挑我的毛病。1993年,我的父亲去世后,他更加。我为此非常生 气,和他吵过、打过,骂他是个没的白眼狼。这样一来,他干脆不回家了,经常半年看不到他的踪影,照顾家庭、接送孩子都是我一个人。1995年,他 在娱乐场所又搭上一个女,不久染上了性病。

阿骏之所以成为这种人,与他成长的家庭有关。他的父亲性情暴躁、,从农村考上大学,毕业后在城里工作,常年住单身宿舍,不愿回家。阿骏 的母亲作为农村留守妇女,身上缺少中国传统女性勤俭持家、相夫教子的品格,相反,她好吃懒做,举止轻浮,整天东游西荡,不愿干活儿,在村里被大家称为吸 铁石。阿骏父母的婚姻不幸福,在这种里长大,阿骏的心理发生了扭曲。

他不回家,在宾馆开房间和一些女人鬼混。我带着女儿去找他,他不但不跟我们走,还动手打我,我气极了,对他说:你要是,一错再错,我就去厂里找领导,你!

作为他的妻子,我他的这些行为,他将赚钱视为工作的唯一动力,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,缺乏应有的职业素养和操守,挣来的钱大部分被他自己挥霍了。

当初,阿骏对我非常着迷,拼命地追求我。他的细心和体贴慢慢打动了我,于是我带他回家见父母。我的父母都很,对没存款、没房子的阿骏并不轻视,我父亲还说:我看他头脑挺机灵,只要他对你好就行,穷富都不重要。

他在同事和客户面前,是豪爽、大气、精明的业务;在外面的漂亮女人面前,他是一个出手阔绰、体贴、浪漫的情郎;在我和女儿面前,他则是一个六亲不认、、吝啬的。

他又换了个部门,仍旧负责跑市场。在发展业务方面,他自有一套手段,擅于抓住对方的人性弱点或物质,见机行贿,投其所好。有一次,阿骏得意地向我炫耀,说他上个月又轻松搞定了一生意。

阿骏催着和我结婚,对我父母说,他有个弟弟也谈了女朋友,急着结婚,但在农村不能隔着桌子拉板凳。意思是说,老大没结婚,老二就不能办喜 事,所以,我们俩最好尽快登记结婚,不要耽误他弟弟的婚姻大事。阿骏在他的父母面前,说的却是另一个版本,佯称我已经怀孕,得赶紧结婚,要不等肚子大了再 办事面子上不好看。就这样,阿骏采取两头的手段,于1986年10月和我举行了婚礼。我们结婚3年后,他的弟弟才办喜事。我追问阿骏怎么回事儿,这才知道是他婚前玩的。

我可以这样说,我女儿从上幼儿园到初中,他从来没有接送过,没有到学校开过家长会,没有过问过孩子的成绩和生活。女儿该交学费了,如果我向他要钱,他总是显得很不耐烦,极不情愿。他经常不在家,我和女儿相依为命,我们母女养成了的习惯,生活上的事从来不指望他。

我陪着他到处治病。在这期间,他向我认错,说:我对不起你,都是我的错,下辈子我会好好你。他还给我买了一些时装和化妆品,请我原谅他。

看病花了不少钱,他的身体总算有所好转。没过多久,阿骏花心的毛病又犯了。我劝他珍惜这个家,顾及我和孩子的脸面,不要太张扬,干坏事是有 的。他却地说:我对女人有好奇心,你当老婆不错,当情人不行。男人有钱了就得追求、浪漫 ,及时行乐,享受生活。他还说:我劝你放聪明点儿,咱们俩现在谁也别管谁,我不和你离婚,你就睁只眼闭只眼,过几年我在外面玩够了就会回到你身边,咱 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。

那个厂家的负责人在饭桌上无意中说,再过几天就要过生日了。我一听,第二天就给他准备了一份高档礼品敬上,还盛情邀请他到许昌过生日。我对他 说,届时,我将在五星级大酒店给他操办一个上千人规模的大型派对,让他享受当红明星的待遇,排排场场地度过一个终生难忘的生日。阿骏戏谑道,我知道他 不会真的来许昌,所以才夸下海口,让他知道我对他有多重视,我的能力有多强。如果对方是女性,阿骏就施展献媚、恭维的,送卡、送花、送礼品,千方百计赢得她的欢心,促成交易。

10多年了,支撑我挺过来的力量,源于我的女儿。她聪明、漂亮、心地善良,从小说话、做事总是顾及别人的感受,和她爸爸完全不一样。小时候,她和小伙伴们玩牌、打球,经常故意输给别人,她的理由是:我要是总是赢,她们就没自信了,不想和我玩了。

风波过去后,我从医院出来,阿骏又外出工作,拈花惹草的毛病还是没改,甚至同时和多个女性保持暧昧关系。他地对我说:想和我结婚的女人一大群,等我有钱了,可以找十几岁的小姑娘,你信不信?对于他的这种,我既悲愤又无奈。

1985年2月,我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时,结识了现在的老公阿骏。他的老家在一个偏远的山村,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我们厂里上班。阿骏相貌虽然平凡,却能说会道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精明劲儿。我是个城里生、城里长的姑娘,父母都是知识,家境殷实,受过良好的教育。

1992年,他调动了工作,进入业务部门。阿骏如鱼得水,在厂里的业绩相当出色,赢得了领导的赞赏,个人收入也明显增加。正当我为他的进步感到高兴之际,却发现他的言谈举止变得轻浮起来,经常说:男人有钱就有一切,我还得多挣钱,有了钱,什么都会有。

婚后前几年,阿骏对我还算不错。1989年,我们的女儿出生了。他起初很喜欢,后来又嘟囔着说,其实他想要个儿子,可是那时候计划生育抓得正紧,像我俩这种双职工是不可能生育二胎的。

有一次,我给她买了一个mp3,她带到学校宿舍里,不久就不见了。过了一段时间,她无意中发现这个mp3在一个同学手里。又过了几天,女儿告诉 我,那个同学已经把mp3还给她了。我好奇地问她是怎么要回来的,女儿说:我对那个同学说:这个mp3是我的,你看,这儿有条刮痕。你听这么久了,还 给我吧,以后你若还想听,我还让你听。听我这么一说,那个同学立即把mp3还给我了。我不禁暗暗女儿办事周全。

阿骏暂时和外面的女人断了联系,但又染上了赌博的,在牌场上,一晚输千儿八百是常有的事。他的花销很大,为了满足,多弄钱,他在厂里拉帮结派,想把顶头拉下马,自己爬上去当领导,结果阴谋败露,他被部门了。

女儿慢慢长大了,我有时也在她面前抱怨阿骏风流成性,没有家庭责任感,她要么沉默不语,非常完美,要么劝我不要生气,保重身体。女儿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 作,现在我天天一个人待在家里,感到非常孤独、。我常想,等我老了,他能给我安全感吗?他能浪子回头,本分地陪伴我度过晚年吗?不,我觉得这简直是一 个笑话。